公告版位
花蓮陳媽媽的家
花蓮陳媽媽的家
FB粉絲專頁請到:
花蓮陳媽媽的家粉絲專頁

身為一個中華民國國民(你要說台灣國也行啦!!你自己知道自己是誰就行了,不要聽那些只會打嘴砲的人靠北)而又身心健康的男人,當兵這件事幾乎是成年男性每次聊天都會去喇到的低賽!我老婆就一直不能理解當兵到底有什麼好講的,而且每次講的東西幾乎都一樣,偏偏大家還能聊得興高采烈!!

沒當過兵的女孩子可能不能理解,但其實當過兵的都知道,不管願不願意,當兵的時候都會接觸到可能這輩子再也碰不到的經歷,認識很多以往的背景裡會閃得遠遠的人,看到很多以往看不到而以後也不想再看到的事情。這段時間可能是這輩子最低潮的時候,也可能是最痛苦的時候,但是也是最難忘記跟收穫最多的日子。

 

阿宏:我到底要死幾次!!

這是當兵時離營宣教的時候一定會看的影片,聽不懂喔!就是放假前一定要看的影片啦,看完才准走,不過那個時候我們那種爽單位是要聽營長副營長喇低賽完才准走,至少半小時,妳看看這影片長度(上面貼的有剪過了,全長大約10分鐘吧),妳是我也會選看這個,看這個的時候比看A片還爽(因為要放假了)。

一聊到當兵,真的有很多東西可以聊,不過以後慢慢再講,先來聊一個當兵的人幾乎都會遇到的事情---就是看到阿飄

我自己在站哨的時候也有遇到靈異事件的經驗,那是站2-4的時候,就是半夜2點到4點,因為我業務的關係常夜間加班,1-3跟2-4是我以前最常站的夜哨,媽的誰說當兵可以作息正常,我現在當研發寫程式作息都比那時候正常多了。

 

中華民國國軍的戰力大概也是這個價錢吧

離題了...-_-|||

那次站哨我精神不是很好,站到一半的時候耳朵一直隱約聽到有女人的尖叫聲,突然聽到一聲特別長而明顯的尖叫聲時,我轉頭問跟我一起站的學長

我:ㄟ,妳有沒有聽到有人在叫?叫得很淒厲耶!

學長(臉色發白):現在不要講這個!!

看他的臉色我已經知道他的答案了,隔天中午吃完飯的時候告訴我他上哨的時候,就看到一個白色糊糊的阿飄在我們的哨點那邊繞,他沒聽到聲音,但是我問他的時候其實他是嚇得半死,因為如果我沒感應的話還能解釋成是他一時精神不好眼花,但是按照這次經驗應該是真的遇到阿飄了!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家應該是被怎麼有人可以把鬼故事寫的那麼爛這件事給嚇到了,請大家體諒我八字重又沒做過虧心事,碰到的事情不夠精彩,為了替大家壓壓驚

提供一則在PTT靈異版上流傳的鬼故事,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跑到笑話版跟性版上去了

這是原PO的作者,他有註明歡迎轉載了,顯然他當兵的時候也吃了不少苦!!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typmuta

 

說到當兵,就讓人聯想到鬼故事,
剛好小弟是在外島退役(馬祖南竿),
還記得那度日如年的日子,腦中只有單純的兩個願望,
第一是趕快退伍回家,
第二是用65K2在後勤官的腦袋上轟一個洞;
不知不覺一晃眼一年過去,
在我以為將平靜的結束我的軍旅生涯,
卻發生了這麼一段靈異故事。

時間是某一個下哨的深夜一點多,
由於還沒洗澡,所以我決定去大澡堂清洗一下再就寢;
大澡堂是開放式的,一去發現一個學弟正好洗到一半,
學弟很有精神:『學長好!』
學弟看到學長一定要有禮貌,
而學長看到學弟一定要先嗆一下,
例如:『幹!一進來就聞到滿屋的菜味!』
或是:『菜比巴,一梯退三步沒聽過是不是?』
但是因為本人走溫和路線,而且那學弟比我壯我打不過他,
所以單純的打個招呼就開始盥洗了。
半夜兩個大男人坦承相見一起洗澡在軍中也習慣了,
但是還是忍不住會偷瞄一下對方大小,
哼! 普通貨色,
瞄來瞄去忽然我發現, 浴室的角落有個不尋常的東西,
沒錯,就是阿飄。



它是一個人的外型,很老套的長髮蓋臉,全身白衣略顯透明,
坐在浴室角落靜靜的,垂著頭一動也不動......
學弟似乎看不到,依然悠哉的繼續洗澡,
人家說:老兵八字輕,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
我害怕那東西會忽然衝過來或是幹麻的,
太過緊張的洗澡害我肥皂一直滑掉,
學弟見狀後忽然開口:『學長,你一直撿肥皂,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?』



我大驚,莫非學弟也發現了?

我:『嗯....學弟,你發現了? 』
學弟面有難色:『學長,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,我沒有這樣過...』

不是我想像的這樣,看來他應該沒有撞鬼的經驗,

我:『學弟,你是第一次嗎?』
學弟:『不是,學長你不要這樣,我會害怕...』

可能是因為學弟不是老兵,所以八字不夠輕看不到它,
我想到曾經在書上看過幫人家通天眼的教學,
聽說開通後就可以看得到了,

我:『學弟,想見識一下嗎?讓我幫你通一下眼,我會很快的....』
學弟遮著屁股:『不,不,學長你不要這樣,我會叫的...』

看來學弟很怕看到鬼的樣子,我安撫他

我:『學弟不要緊張,第一次可能會害怕,有過幾次經驗你就會習慣了...』
學弟:『學長不要這樣,我不知道學長是這樣的人....』

當然,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有點靈異體質,有時候會看得到,

我:『喔喔,像我們這種人都要比較低調,你也知道軍中很多那個,
被發現很容易被它們纏上....』
學弟:『嗯....也對,聽說軍中真的很多.....』
我:『偷偷告訴你,家豪班長也是這種人喔!』
學弟:『!! 什麼?! 家豪班長也是?!』
我:『對呀!我們常常私底下會互相討論交流呢!』
學弟:『討論這種經驗?』

看來學弟不知道有鬼壓床和鬼上身這種東西,

我:『就被壓還有被上的經驗呀....』
學弟:『聽起來很噁心耶....』
我:『不會噁心阿,其實被上久了就習慣了,
家豪班長還有教我怎麼減輕被壓時的痛苦喔!
他說狂罵髒話就可以了。』
學弟:『什麼?在那個的時候狂罵髒話,不是很奇怪?』
我:『對呀,我也覺得很奇怪,所以我還是喜歡用我自己的方法來應付。』
學弟:『什麼方法?』
我:『唸大悲咒呀。』
學弟:『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你更怪。』
我:『哪會怪,而且有的時候遇到厲害一點的,還得要拿道具輔助才可以解決。』
學弟:『你們還玩道具阿....』

其實因為我和家豪班長想學些降妖服魔的東西,所以我們有買些法器研究。

我:『說來好笑,我們還有替自己的那一根東西取名字,
家豪班長的那根細細長長的,我們取名叫做伏魔劍,
而我的那根就粗粗壯壯,所以叫做降龍棒。』
學弟:『你們還替自己的那根取名字喔.....很奇怪耶....』
我:『那會奇怪阿,我們還會互相交換把玩一下...』
學弟:『!! 還互相把玩....』
我:『對呀,有一次我玩的太HIGH了,不小心把家豪班長的那一根給弄斷了。』
學弟:『挖靠!! 那不就要趕快送醫院!』
我:『幹麻送醫院? 拿個膠帶纏一纏黏回去就好了。』
學弟:『什麼!! 用膠帶黏回去就好了?!』
我:『對呀,只不過變得有點歪歪的而已,
老實說我的這一根也歪歪的。』
學弟嘀咕著:『大家的不都馬是一樣,學長的那根當然也....』

就在此時,角落的飄很猛然的站了起來,

我緊張的大喊:『阿阿阿阿,你看它站起來了!!
剛剛還垂頭喪氣的,現在很有精神的站起來了!』
學弟卻撇開頭閉著眼睛說:『學長你不要這樣,我不想看那個站起來的樣子....』

那個阿飄眼神充滿血絲,凶狠的盯著學弟看,

我:『學弟快看阿,他充血著注視著你阿阿阿阿阿....』
學弟低著頭:『對不起學長,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個.....』

學弟話還沒說完,那個猛飄忽然撲向學弟要上學弟的身,
基於學長保護學弟的心態,我怎麼可以讓沒有經驗的學弟被鬼上身呢?
顧不得全身的赤裸我朝學弟撲過去並對著阿飄大喊:

『要上就上我吧~~~~~!!!!! 』

學弟見狀嚇的奪門而出,連東西都忘了拿,
而隨著學弟逃去,那個猛飄也慢慢的消失不見了,
總算結束了我這次大澡堂的撞鬼經驗。


我想那個學弟應該會很感謝我那時保護他的行為,
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之後他總是離我很遠,
而且也不怎麼敢跟我說話的感覺.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
宅男爸爸的五四三

宅男爸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